书的味道

原标题:书的味道

书有味吗?有的。前人说,“读书有味身忘老”,今人也常说,“这部书真有味儿”,可见书是有味的。那么,书到底是啥滋味呢?智慧过人、见闻渊博的北宋著名学者李淑在《邯鄣书现在》中曾说:“读诗,味如太羹(肉汤);读史,味如折俎(切碎的熟肉);读诸子百家,味如醯醢(添上各种作料的肉酱)。是为书之三味。”鲁迅师长童年就学于寿镜我老师长的“三味书屋”,“三味书屋”的出处,也许就源于此。这就足以表明书是有味的,而且,“味道”还相等不错。

自然,前人所说的读书如同品尝美味的汤、切碎的肉、添上各种作料的肉酱,只不过是一种现象的比喻罢了,倒不是说书真能成为下饭的美味、下酒的佳肴。不过,事情也有例表,古去今来,有些嗜书成癖,喜欢书若命的读书人,有的还真的以书为“美味佳肴”去下酒、下饭哩。

北宋写过“种培剪伐须勤力,花易战败草易生”(《题花山寺壁》)如许富有哲理诗句的著名诗人苏舜钦,就曾真的把史书行为“酒菜”,自斟自饮,喝得其笑也陶陶。镇日夜里,他把酒望书,读的是《汉书·张良传》,当读到“良与客狙击秦首皇,误中副车”时,抚掌感叹:“惜乎!击之不中。”喝了满满的一大碗酒。一会,又读到“良曰:首臣首下邳,与上会于留,此天以与陛下”时,起劲得自语:“君臣重逢,其难如此。”又干了一大碗酒。一个夜晚,用一篇《张良传》作“酒菜”,下了五斗酒。其实,常见问题用史书下酒的也不止苏舜钦一人,明代赫赫著名的民族铁汉史可法,写过如许一副对联:“斗酒纵不益看廿一史,炉香静对十三经”,不也是边读史书边饮酒,把史书当作下酒的美味了吗?

现在,有异国照样用书当菜去下酒、下饭的人呢?也是有的。写过《阵痛》《龙兵过》等幼说的著名作家邓刚,就是如许的人。邓刚幼时候,望幼书成瘾;大了一点,又望大书成瘾。瘾到什么份上呢?他说:“吃饭时,没菜不主要,只要桌上摆一本书,能够连喝三碗苞米粥。”这不就是用书当菜去下饭吗?邓刚以书为菜,邻里们传为奇谈。书,何止是邓刚的“菜”,书,更是他的精神支撑。年仅13岁的邓刚,为了七口之家的生活,一个嫩胳膊嫩腿的孩子便和大人相通在一家工厂里仰钢搬铁,滚打摸爬。苦吗?累吗?可是由于有书,他倒觉得生活得很喜悦。他躲进工具箱里望书,藏到废铁堆里望书,倚在礁凹里望书,书便是他的生命,书就是他的通盘。

你望,这书的“味道”,何止就是肉做成的汤、切碎的肉、添上作料的肉酱的“美味”呢,书的味也许比这还要香、还要美吧?读书之味,真是妙不走言。北宋形而上学家程颐也如许说:“表物之味,久则可厌;读书之味,愈久愈深。”

当你惊羡人家的不凡收获,悲叹本身的境况欠安时,是不是能够扪心自问:本身对书有无如许如醉、如痴,似颠、似狂的心理,可曾品尝出书有着肉的汤、切碎的肉、添上作料的肉酱这般回味无穷妙不走言的“味道”?

posted @ 20-02-12 11:50 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文昌骞吁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